[杂感]卑微的活着-回忆四年来在天津的生活之一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20日
       天津四年生活的卑微生活记忆可数,

毕业已经5年了。毕业前的指导, 壮志凌云已随风而去。当他辞职离开时, 无尽的往事慢慢涌入。在耗尽的激情之下, 唯一的感觉是他谦卑地活了下来。
       索回忆, 2000年春节前, 我从南方回到天津。南方打工的食宿“单位供应制”结束。现在我逐渐明白, 像我这样异地的职业工作者, 最大的生活开销就是生活和吃饭, 其他必需品就是一两套正装。投身于市场的洪流,

徘徊在天津国际展览等市场招聘会中, 唯一能给我安慰的, 就是数以万计同行的汹涌而来的人潮。那些失业并打算换工作的人受到雇主的批评。争取每一个可能的工作机会。支撑我的是我从十年寒窗里拿到的两张证书。我还有什么?也许它很年轻, 或者它是一个男孩。只是对不起那些比我更好或平等的女士们。
       她们的迷茫, 她们对工作的渴望, 一定和我一样着急——因为虽然女孩子不需要承担太多的房子、未来等负担, 但社会上哪有那么多优秀的男孩子等着她们选择呢?生存的唯一方法就是学会靠自己生存。如果不能拿出天津户口和外地工作经验, 2000年在天津找工作就更难了。无奈之下, 我在亲戚的推荐下进了一家新办的报纸做“记者”——我觉得说“临时工”更合适。没有合同, 工资微薄, 没有保险等福利, 这不就是临时工吗?还好, 靠着高中时努力考上的大学给了我一点优势, 毕竟是名牌大学。当然, 在京津这样名校如云的北方地区, 是没有优势的, 何况南方的教学质量真的不高。记者的工作是写文章。
       但是, 以经济利益为导向的报纸很快就露出了他们那张只看钱的丑陋面孔。进公司大概三个月左右, 组长开会, 明确要求一周(大概, 反正就是广告商在一定时间内抽不出一定的钱——离开!我活下来了因为关系顺利, 所以没有这种担心, 而且, 我写的更符合记者的要求。矛盾总是存在的。尤其是当金钱、面子等相互交织, 无法协调的时候。待遇不好, 不堪的人际交往, 加上自己性格的弱点, 默默的离开了。因为不努力, 不优秀, 所以没有未来, 也没有金钱计划!收入锐减是靠我的技能支撑的在南方。不, 所以我不去想未来, 所以我没有什么可以支撑我未来的生活。一种经济压力。这几天轻松快乐, 经济收益的比例最小。最后, 我逐渐学会了保存,

踏入了真实的生活:交通方式从公共汽车和出租车减少到自行车;吃饭的方式 在家做饭不如在外面吃零食——最好的就是西红柿炒鸡蛋!炒菜然后买在两角大饼上, 这就是生活,

它每天都过来。
       浪漫在现实中渐行渐远……我们有四五个兄弟挤在一起。夏季分租, 冬季分租。每天下班后, 我们把自己拿来的菜放在一起, 一起吃饭。吃完饭轮流洗碗(洗手间的卫生是每天困扰我们共同生活的问题。然后骂管理层的残忍, 社会的不公, 有时想象一下, 看看未来一个人如果有了新的工作机会, 之前的准备工作是大家所有的, 他们会告诉他一些相关的知识——当时的观点是:只要你(单位用我, 我就敢上任。没有真正的行业和职位的选择, 只要薪水高, 就盲目去!任何职业规划, 都是跨越太平洋的事情。生存是第一!那些日子是灰色的。我活过天津南开区王顶地住宅区, 这里原本是农村, 因城市扩张土地升值而一夜暴富。人与生俱来不平等, 现实让这个概念更深了在我的脑海里。当时的天津正在清洁和清洁。欢呼墙壁。中环路沿线的河流, 如废羌子河, 现称金河。日子如锦江之水。表面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 但实际上, 它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淹没在泥泞的河底。它泄漏。
       夏夜的乐趣就是吃完饭去望顶地立交桥下。有一个大超市。我不记得名字了。倒闭——买几袋酸奶, 小口咬一口, 开心地吸一袋.这就是当时生活的乐趣!没有生命。 2004年4月5日晚报【一位前室友打来电话, 告诉我这家超市叫“合一超市”。 ]